乌迪内斯队徽

吳尚志:木材行業的“鐵算盤”

來源:本站原創發布時間:2016-10-26[關閉][打印]

吳尚志  男,1922年6月出生于上海市,現居住在南昌市西湖區。高中文化。民建會員。解放前在上海震昌木號學徒,后來先后擔任江西震華鋸木廠會計兼業務員,震華木材公司南京分公司協理;解放后初期,回到江西震華鋸木廠任協理,公私合營后分別任南昌制材廠副股長和江西木材廠副科長。1966年調入南昌市民建機關工作,任秘書處處長;文革結束后先后任民建南昌市秘書長、副主委、顧問和南昌市政府參事。當選過南昌市工商聯常委、政協南昌市常委、政協南昌市老委員聯誼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省民建委員和省市人大代表。1996年退休。

 

 

 

 

 

 

中學畢業后進入木材店學徒

吳尚志出生于上海,父親是私塾老師,母親是繡娘,七歲時被父母送入小學讀書。

1929年,吳尚志就讀于上海松江白龍潭小學,1934年小學畢業后升入上海震旦大學附中光啟中學讀初中,1937年考入上海第四中華職業學校接受職業高中教育,1939年畢業。

就在吳尚志就讀高中期間,上海這座國際大都會城市已經在1937年的淞滬會戰后陷落于日本侵略者的手中。日本入侵后,上海遭到重創,經濟蕭條,民不聊生。為了生存,父母把吳尚志送去學徒賺碗飯吃。

“1939年,我到上海震昌木號學徒,拜木號經理馬樹榮為師。該木號是銷售中外木材的私營合伙企業,股東有胡雁臣、馬伯申等。”吳尚志說,“由于戰爭原因,木材原料供應不暢。震昌木號派人到外地四處收購木材進行就地儲存,準備抗戰勝利后運回上海。于是我學徒一年后,就和店里的雇員鐘關源等四人一道被派到抗戰的后方江西省泰和縣收購木材。當時日本已占領南昌,泰和縣成為了國民黨江西政府的臨時所在地。”

 

在江西山區收購木材歷經磨難

在派到江西收購木材的那段經歷,吳尚志說非常艱辛,簡直是“吃盡了苦頭”。

他講,1941年被派到江西時自己19歲,這是他第一次從大城市到南方農村的偏僻山區,也是從學校到社會的第一次遠行,哪知這次出遠門一出就是數年。

吳尚志回憶,來到泰和縣馬家洲鄉,人生地不熟,語言交流也非常困難。當年為了工作收購木材,他穿著草鞋翻山越嶺,每天徒步數十公里,經常被荊棘刺傷得鮮血淋漓。更要命的是這個地方夏天酷熱潮濕,蚊蠅叮咬,蟲蛇出沒,而且當地村民喜歡吃辣,與自己在上海老家的清談飲食習慣截然不同。由于水土不服,吳尚志到了山區不久就患了一身疥瘡。這種病讓患者起泡化膿,奇癢難忍,坐臥不安,非常痛苦,山區又缺醫少藥,一旦患上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治愈。

吳尚志說,在那段日子里,自己不僅遭受了生活和病痛等許多磨難,往往還是禍不單行。在馬家洲收購木材時他曾被當地人欺騙,損失了錢財,后來又由于戰爭的原因,交通中斷,一度與上海斷了通訊。原以為來江西不久后就能回上海的吳尚志感到恐懼、彷徨,自己猶如在大海漂泊的一葉小舟任憑風吹雨打,生死由命。

臨近抗戰勝利前,日軍對吉安市和周邊的幾個縣進行了瘋狂的轟炸,吉安大批民眾外逃。吳尚志說,他也徒步從泰和逃難到過贛州市及贛州市的于都和寧都等縣。

直到1945年抗戰結束后,吳尚志才于1946年從江西回到闊別六年的上海老家,從出門時的一個懵懂小伙子變成了一個經歷過風霜雪雨的成熟青年,這是他曾經沒有想到的,而且這段經歷的艱辛更是沒有料到。

 

成為業務骨干開啟新的人生 

吳尚志講,在江西山區收購木材時的磨難讓他終身難忘,也讓他受益一生,不僅鍛煉了意志,而且學到了不少的專業知識。他說,原本自己就是一個外行,在木材收購時,通過向內行學,在實踐中學,經過對木材仔細比對、琢磨,不斷總結經驗,漸漸地了解了樹種的特點,區分了不同木質的屬性。為了保證木材的質量,他在工作中特別細心,時常淌水到載運的木排上去一一檢驗。通過日復一日的經驗積累,吳尚志后來用目測、鼻聞、手摸就能完全鑒別木材的數量、品種和質量,這為他后來的工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943年,上海震昌木號在福建福州的益泰昌鋸木廠遷到泰和縣成立江西震華鋸木廠。吳尚志講,廠長潘式言是從上海派來的,自己在該廠擔任保管工作,并從事會計和業務,因此他也就由學徒轉為了雇員。

1947年,上海震昌木號成立上海震華木材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并分別在上海、南京、福州和南昌設立了分公司。該年,吳尚志被調到南京震華木材公司,升任公司協理,這也是他第一次由職員升為管理人員,成為了公司的業務骨干力量。

1948年,吳尚志與自己在學徒期間認識的姑娘馬鈺璣結婚成家。他的妻子馬鈺璣比他小六歲,其父親就是上海震昌木號的合伙人之一馬伯申。這時的吳尚志才在真正意義上結束了漂泊艱辛的日子,成家立業對他來說開啟了人生嶄新的航程。 

也許與江西有緣,1949年,吳尚志重新被派往江西,到江西震華木材公司任協理。江西震華木材公司是上海總公司在江西震華鋸木廠的基礎上成立的,對外還習慣叫震華鋸木廠,這時已經由泰和縣遷到了南昌市八一橋南端,經理是潘式言。從此,吳尚志就把家永久扎根在了江西這塊自己曾品嘗過酸甜苦辣的紅土地上。

1949年到1954年,吳尚志在江西震華木材公司協助經理抓好經營,開拓業務,使震華木材公司成為南昌市主要的木材生產銷售企業。他說:“當時南昌市手工鋸板廠和鋸木廠三十多戶,其中四五個大一點的鋸木廠有私營的大陸鋸木廠、華新鋸木廠、大來鋸木廠、江西火鋸廠,還有江西森林工業局辦的江西木材公司。它們在市場競爭中同我們比都處于劣勢,在我們與江西森林工業局公私合營后,其它的手工鋸板廠和鋸木廠都關門停業了。”

 

擔任合營木材廠業務負責人

吳尚志講述,1954年,江西震華木材公司同省森林工業局合營后,改名為南昌制材廠。廠長還是潘式言,他擔任供銷股副股長。

“那時廠里的業務主要是木材調銷和加工,以銷定產,供銷股實際上就是全廠的總樞紐。”吳尚志說,“公私合營后,潘式言基本上就不太管廠里的事了,而副廠長和供銷股股長都是政府指派來的黨員,業務和管理都不太懂,因此廠里的工作主要是我在抓管。”

隨著南昌制材廠的發展,原來的廠址面積顯得小了。幾年后,南昌市政府就把制材廠從八一橋遷到了贛江與撫河間的潮王洲,并更名為江西木材廠,正副廠長是江西森林工業局派來的李繼高和王豐,吳尚志擔任供銷科副科長。

“搬遷后的木材廠成立了木器車間、纖維板車間、烤膠車間、包裝車間和兩個鋸木車間等。當時南昌市每年的木材需用量大約40萬立方米,板材約50萬立方米,而江西木材廠承擔了全市主要的木材加工和供應任務。”吳尚志講。

江西木材廠的經營業務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即使在文革中和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都是南昌市小有名氣的國營企業。廠子的發展灑下了吳尚志等人的辛勤汗水,廠里的職工送吳尚志一個外號“鐵算盤”,風趣地贊揚他為廠里的經濟效益和長遠發展精打細算。

在繁忙的供銷工作中,吳尚志還要與上級主管部門和業務關聯單位經常打交道。“因為我懂業務,有外聯任務,廠里就由我去同江西森林工業局、江西農墾廳、南昌貯木場等單位進行聯絡,有時還要協助做一些他們單位的工作。例如我曾代表省農墾廳到北京出席各種木材工作會議,為南昌貯木場去上海購買拖運木排的拖輪等等。”

 

調入民建機關從事政務工作

早在1954年公私合營后,吳尚志就參加了南昌市工商聯,并擔任鋸木業同業公會主任委員,協助政府改造手工鋸木業。由于當時的工商聯組織和民主建國會是合署辦公,許多工商業者都是民建會員,吳尚志也加入了民建,并于1956年擔任了南昌市民建工業綜合支部副主任。從1959年到1966年,他還連續擔任市工商聯第四、第五屆執委。這些兼職經歷,使吳尚志對工商聯和民建工作比較熟悉。

1966年,吳尚志被調往民建南昌市委,擔任秘書處處長。從此,他脫離工廠的經營業務崗位,進入機關專職從事政務工作。他說,剛進民建機關,經常要參加一些政治性的活動。由于同期還是南昌市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他出席的相關思想改造學習和批判會議較多,如當年就參加了對“三家村”等的批判,后來證明這是為發動文化大革命制造的一個冤案。

“就在同年,文革開始,工商聯和民建停止活動,機關關門,我先后被下放到朝陽農場的一大隊和八大隊勞動,我的子女也先后下放到農場其它地方接受勞動改造。”吳尚志說一家人在文革期間分散各地。

文革結束后,吳尚志和子女結束下放回城。1979年民建南昌市委恢復工作。1980年吳尚志擔任民建南昌市秘書長,1984年擔任民建南昌市常委、副主委,直到1990年他年滿65歲退居二線擔任顧問。

文革后的吳尚志不僅長期擔任著民建南昌市的專職工作,而且在同期的不同時間被選為南昌市工商聯常委、政協南昌市常委、省民建會員和省人大代表,積極參政議政,為政府工作出謀劃策。

1990年,吳尚志擔任南昌市政府參事,直到1996年11月退休。

 

退休后的吳尚志仍然保持謙虛豁達、熱情開朗的性格,關心國家發展。他說,自己要與時俱進,改造思想,教育好后代,以此來報答黨和政府對他的教育培養和關懷。如今90多歲高齡的吳尚志老人除有點耳背外身體良好,目光炯炯。他平時還保持著作筆記的習慣,書寫的字跡清秀、有力。與他共同攜手走過大半個世紀的馬鈺璣老伴也年近90歲高齡,耳聰目明,步態矯健。兩個老人相濡以沫,晚年幸福。他們說,自己的五個兒女都非常孝順有出息,第三代更是人才輩出,現在他們是個四世同堂幸福的大家庭。

 

 

 

乌迪内斯队徽 马赛,雨桐是哪个电视剧 水果大战灰太狼 门兴ⅴs不来梅 招财锦鲤纹身图案 22世纪古墓奇兵22世纪古墓奇兵 cf手游修改器刷钻石 熊猫乐园投注 dnf蜘蛛虎爪 佛山佛罗伦萨小镇攻略 dota2电竞比分网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罗马十大景点介绍 宙斯古代财富登陆 福利彩票论坛 北京赛车开奖网